第14章 三人行,必有政治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县学那边基本不操心,有事去一下,把握一下大方向,其余时候赵平安基本不去了。

    工资当然照拿,没办法,大宋的公职就这么好干。

    这还仅仅是“事业编”,如果是真正的在册官身,并且是文官的话,不但不会开除,基本上除了造反外作死也不见得会死。

    今个大清早,小铃铛揉着眼睛,迷迷糊糊没睡够的样子。皆因此番上课要去州衙,要比平时早。

    别说她了,以爱睡觉著称的赵平安也迷迷糊糊的,师徒两手牵着手没看路,最后撞击在卖米糕的小娘子板车上。

    “吆,是赵先生,实在对不起,板车拦着您了。”

    小娘子非常担心的给了两块米糕,算是赔罪。

    “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原打算推辞掉米糕,但架不住小姑娘直接拿过来就一边咬了一口,赵平安只得掏钱了。

    说是说这可以报账,但平时给这小姑娘买的吃食,都是赵平安自己掏,从来没提及过报账问题。

    那小娘子一个劲推辞:“不不不,如何敢要先生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敢要,但书生我也不敢不给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硬把铜钱塞给她,走的时候多问了一句:“最近生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米糕小娘子携带着忧虑之色,微微摇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赵平安没在追问,领着小铃铛走远了些,停下观察。

    少顷见米糕小娘子又卖糕了,但那人要掀开笼子选一下,弄的米糕小娘子大为着急,使劲的合起笼子。

    铃铛没心没肺的继续站在街边打瞌睡,赵平安则掏出小本本,把米糕小娘子的异常行为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敲给铃铛一个暴栗:“原本书生我打算省省,去王安石家吃早饭,却被你姑娘神操作一番,这米糕其实一点也不好吃,我以为你知道这事的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的时候,二丫和大雱在吃早饭。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清淡的小米粥配点盐菜。

    王安石这么吃当然没问题,关键时期的小孩子这么吃就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总归限于整个社会的生产力,即使现在转化效率比以前高了,却是鸡蛋相对于一般人仍旧不够便宜,还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又限于王安石其实还没刘蒙有钱,但需要支出的刚需家用却比刘蒙多,于是二丫和王雱不能随时吃鸡蛋。

    她们尚且如此,那大宋的许多娃,的确还处于更糟糕的环境里。

    宋人戾气不重,不会打仗,经济以及文化输出当世无敌。但国际环境恶劣,老被周边的小混混霸凌或拔毛什么的!

    反抗当然可以反抗,不过在更讲求战略而不是战术的赵平安看来,现有的一代人基本废了。

    他们怂了太久,加之过度的儒雅书卷气染色,腰很难短期内硬起来。

    寄托于新一代,应该是最科学有效的一种崛起方法。

    培养新一代所需要的细节和步骤太多,具体的现在没法扯。但万变离不开两个核心:教育,健全的体魄。

    强健的体魄能让人更有自信,冷兵器时代尤其如此。这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赵平安倒也没有多愁善感很久,只是此情此景看着两娃娃喝粥,让赵平安放弃了以后来蹭饭的打算。

    并且心里开始有了一股劲,暂时说不清楚是什么?

    等两小孩吃好,有人来收拾了碗筷,便在这露天园子里摆开桌子。

    小铃铛乖乖候着,王雱则猴急的追问今天学什么。

    更小一号的二丫,有着鸡窝似的枯黄头发,她不太明白这是干什么,只一个劲的问:“大雱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学习,你怎么那么笨,快走,别来烦人,否则打你哦。”

    王雱脾气很坏的唬二丫。

    赵平安摆手道:“大雱过去面壁,背诵五千遍以人为本心法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王雱这才又想起来,“师父息怒,小雱无需背诵,已熟读于胸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把二丫拉过来坐在旁边,又抬手把二丫的头发弄的更鸡窝。

    二丫却是头发越鸡窝越高兴,笑着问:“大雱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雱忍了很久,耐着性子道: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,或者将来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又看着赵平安兴奋的道:“师父,有何可教弟子?”

    “除了文言、书画我无法教你,其余的任选,算术,物理,几何,化学,地理,农牧,音乐,舞蹈,木工,戏剧,说唱,师父我均有心得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并不是卖弄,只是比较客观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文言和书画,不是谦虚是事实,肯定不及王雱,比他爹就更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