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到底还是栽了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这天,铃铛忽然说想学针线活。

    这也算得是这时代的女性天赋血统了,然而她是一个神童。赵平安好奇的问道:“为啥想学这呢?”

    小铃铛说道:“皆因师父怎么穿都是这么一身浆洗很久的青衫,待学会了,宝儿可以给师父缝衣过冬啦。”

    原本打算否定她“裁缝有啥好学”的,却是一听,赵平安便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但赵平安又不会这么绝技,只得临时从街市找了王婆娘来教。

    不愧是神童,两天后铃铛基本就学会大多基本功,牛刀小试的制作了一件马甲,给她小姨妈的鸡套上。

    首日小土鸡不下蛋了,像是在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次日,小土鸡死翘翘了,被热死的。

    今日,正在上体育课的铃铛抬着一瓢水走到半路,被她娘冲出来揪着耳朵猛捶,“你要死了啊臭小娘,老娘还琢磨着,准备制作过年新衣的布料怎么缺了一块?原来你先破坏了老娘的布料,又用那些布料,害死了你小姨的蛋母鸡!”

    小铃铛听故事有时会伤心的大哭,然而被打了一顿像是也没多大事,照样没心没肺的抬着瓢进院子来,把仅剩的七八滴水倒入水缸。

    “?”赵平安道:“你把师父的水藏哪去了,七八滴也敢来交差?还有你这小姑娘的脸,被谁给打肿了?从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“皆因半路跳出一杀才说‘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若从此路过,留下井水快滚开’。然后,井水就被劫走啦。”小铃铛瞎扯道。

    赵平安想了想道:“辣么你打算怎么对应?”

    小铃铛拿起挂肩膀上的手绢擦一下鼻子,“师父只需传我九阳神功第一层‘和阳初现’,我一掌把这地面打个洞,就有井水了。既免去师父用水难题,体育课也毕业啦,然后井水多了,井水大盗也就无需抢劫。此举乃一箭三雕。”

    神童啊!

    这货的思路既不是哭着找妈妈。也不是去官府陈述“井水大盗”的面部特征,以便画师制作通缉令。

    学会九阳神功的第一反应,她也并没有去把大盗轰成渣。

    好吧尽管是个瞎说大王,但真的很有意思,逻辑上还隐约有些王道意味。

    “今个还有语文课的对吧?”

    小铃铛见师父发呆,又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的。”

    这姑娘就喜欢语文课,因为赵平安的语文课以听故事为主。现阶段主要培养她抓重点的能力,以及三观的建设。

    接下来开始讲故事,赵平安道:“从前有一老爷爷,要收真传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小铃铛激动介入道:“真传是不是有资格练九阳神功的那种?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是的,内门弟子则可以学习到蛤蟆功为止,那,我都提前回答了,不许再打断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然而真传不可轻传,老爷爷给孩子们每人一份种子,对他们说:到时间,谁种的花最漂亮,谁就是真传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孩子们纷纷发现,老爷爷给的种子不对,不会发芽。于是大家急了,纷纷更换种子。”

    “因每人性格不同,换的时候,孩子们各自选了不同的种子。又因各自的能力不同,就算选了同样种子的孩子,种出的花好坏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很快到了试炼时,孩子们带来了五颜六色的鲜花,但有个单纯又木讷的孩子,却抬来了空花盆。”

    到这里就行,赵平安不打算再讲下去。

    小铃铛愕然道:“这可坏了,空花盆哥哥木讷保守,值得同情,但不会成为真传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迟疑少顷点头,“有道理,我也不会选他为真传,但我会把他选为内门弟子留在身边,让他监督节制真传。至于真传弟子,得衣钵者必须聪明,一定要懂的机变。我会排除那些换了种子,种类却选不好的,又排除选了好种类,却没本事种好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传来声音:“赵平安,你这故事讲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跟着一不怎么修边幅的胖子走了进来:“好就好在,你模糊处理了老爷爷的要求,法不禁止皆可为,既无相关规定,那就是懂得机变、投机取巧者占尽便宜。好就好在,你鼓励聪明机变者去创造,却也留下一亩三分地让老实本分着能立足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起身见礼:“见过知州相公。”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王安石在小赵的专属躺椅坐下来,摇晃着倒也觉得安逸。

    又看看旁边的小铃铛,伸手捏下她的小脸,“娃娃叫什么,几岁了?”

    小铃铛背书似的乖乖的道:“我叫刘叶宝英,刘叶取自阿爹阿娘的姓,再有十个月满六岁,江湖人称小铃铛。”

    王安石伸手拨弄一下她的脖铃,笑道:“我一小女儿年纪比你略小,但她可没你那么好的老师,也没有那么疼她的爹。宝英啊,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