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 本州记住你了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差不多时候吕世杰轻咳一声介入:“今日到此为止,各位自行读书,本县找赵先生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,他讲课倒也教人耳目一新,你不听我听。”

    胖子却摆手打住吕世杰,点头示意赵平安接着讲。

    吕世杰掏出手绢,擦了一下额头。

    胖子凑近吕世杰耳语道:“你不对劲,缘何这么怕本堂难道我会吃人”

    吕世杰寻思谁不怕你,你个软硬不吃刀枪不入的固执专业户,连皇帝旨意都经常不鸟,和你一起,真的好危险。

    接下来继续听课。

    赵平安的讲学风格总体上直接,简单,实用,往往一至两句白话就能介入核心,偶尔还能弄的哄堂大笑,气氛比较轻松。

    当然,有的地方像是文学修养的功底不足,至少吕世杰的审美是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于是每到这些地方,吕世杰会偷偷观察胖子的脸色。

    这胖子可是当世大家之一,真正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。担心于胖子怪罪“你就找这么一功底不足的人做首席教授”,这样的话,说对也对,说错也错。

    好在胖子虽然偶尔皱眉,不过大多数时候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差不多讲完了,吕世杰赶紧招手:“小赵快来。”

    经介绍,这个略不修边幅的胖子,就是将来能做宰相、并和整个官僚阶级怼着干的大脑壳王安石。

    所谓巨头,论及这家伙的脑壳之大,之铁,之固执,抗旨次数之多,得罪人之多,真乃当世第一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,尽管现在的王安石还很年轻,只三十岁出头,官拜常州知州兼两浙路转运使。

    但不怒自威的大佬气质已非常浓郁,被他看着,赵平安也倍感压力。

    感觉仅仅是深厚的文学熏陶、让他携带了书卷气,为人正直且父母官的身份、让他神态严谨。

    抛开这两样,换身衣服,赵平安会误以为见到了说一不二的教父级大佬。

    想想倒也正常,有些东西是骨子里带的,领袖既然是领袖,一定有常人所没有的气质。

    气质是内心世界的肢体语言化,他将来能本着实用主义、带着铁杆和天下权力阶级怼到底,不认输不纠错,哪怕头破血流也保持着一致性,一生只为一目标的前进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在这人生观已基本形成的而立之年,携带此种侵略性偏强的教父级气场,倒也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关于这人的是非功过,即使经过了千年历史洗礼,还是充满了争议。

    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,到这步他的一生是圆满成功的,不论友方还是敌方,把他挂在嘴边整整千年。后世有许多人不知道这时代的皇帝是谁,却知道这胖子是这时代脑壳最大的人。

    “缘何这样看着本州”

    王安石被赵平安那复杂的目光弄的模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赵平安回神见礼:“学生赵平安,拜见漕司相公。”

    王安石道:“漕司治所不在这,皆因广南侬智高作乱,战事告急,权宜下本堂被临时委派监理漕司,主持对广南之额外粮食供应,也正因此最近不在城里,既然回来了,你把我当做州父母官。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称呼最高的那职务是简称也是尊称,但看起来,他的两浙转运使做的并不是太开心

    赵平安重新道:“晋陵县学教授赵平安,见过知州相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是县学首席赵平安,本州记住了,待有空时再聊,放心,本州不会忘记你,一但认识后,本州从不忘记任何的人和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安石带着吕世杰走了。

    好吧这人的确有些不一样,即使是赵平安也被弄的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最近的常州城可是干的轰轰烈烈,变化非常大,知道他要归来,吕世杰还让赵平安准备了解说词打算陈述,却是这样走了

    “既然没做错就无需认错,说书人的说法只是误会,可找适当机会举行县农牧鼓励大会,自侧面入手澄清,一次无效就两次,不行三十次。人们之所以误会,源于不了解,若放下架子,放下文绉绉之态度,和他们说点实话,了解的人总会越来越多,信的人会越来越多,误会的人会越来越少。这就是执政或者说做人的基本原理。”

    王安石走路很快,边走边复述,“这是你的首席教授说的”

    “回相公话,正是。”吕世杰有点心虚,“他这话虽有过激,不过角度新奇,若放下他文学性不足的偏见,卑职以为可称一派”

    “别啰嗦。”

    王安石打断道,“他的观念是金子还是铜,本州心里有数,用不着你判断。只需陈述他的真实言行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是,相公乃当世大家之一,的确无需别人判断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拿出手绢擦了一下汗。

    要说什么也不懂的文绉绉的书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