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历史的巨轮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吕世杰听了大为高兴的样子,“你果然如同刘蒙所言,有点意思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但他仍旧没有要请人喝茶的意思,捻着短胡须思考着什么,又一个劲打量赵平安。

    吕世杰迟疑了一下才道,“听说你除了智计百出外,还有一秘方,鸡吃后,刚下过一窝蛋不足两月的鸡,竟是又开始下蛋,若照此频次计算,一年恐怕要得四窝,甚至五窝蛋,产蛋效率大幅超过著名的老张头”

    赵平安微笑道:“有这事,县尊想要这配方吗”

    吕世杰支吾了少顷,拍桌子道:“本县身为朝廷命官,怎能做这与民争利之事。再有一年,本县任期就到,为官一任,若不能做点实事并留下点名声于此,本县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以眼神示意刘都头一下。

    刘蒙硬着头皮接话道:“谈及养鸡生蛋,城东老张头远近闻名。而新任知州相公下策抓农牧,鼓励多做于民有利之事。县尊当时想买下老张头秘方用于公开,惠及百姓,但老张头食古不化。如今恰好得知先生乐于助人,还搞出了强于老张头的秘方,县尊想试试看能不说服先生”

    作为任务,说完是说完了,但刘蒙非常尴尬,话说大宋谁家没个秘方,城东卖豆腐的小娘子也都有,那是各人家的衣饭碗,轻易是不会妥协的。

    哪知赵平安道,“可以的,不仅秘方,还是改进版秘方,现在就写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他们无比诧异的神色,拿起毛笔三下五除二,把11版的饲料配方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吕世杰真的对这个场景提前演练了多次,想过许多结果,却真没料到是这样

    “你这就给本县了,不谈条件”

    吕世杰还是不敢相信,随即干笑几声又问:“还有,你说这方子更好,难道你的秘方还分等级优劣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当然分优劣。这世界没什么是一成不变的,每日学习新东西,然后尝试,就会出现新的心得和经验,所谓秘方同样如此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立即不悦:“你的意思是,给本县的秘方就此不值钱了,因为你随时会更新”

    赵平安摊手道:“这却是没办法,除了秘方,县尊懂的,学问一道何尝不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愕然道:“总不能你出一次新秘方就让本县求你一次吧这样,听闻你乐于助人又聪明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那便请你教人创新秘方之法,可使得”

    “使得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神色古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世杰不禁大喜,兴奋的走来走去少顷,指着赵平安鼻子道:“即日起,本县代表县学,特聘常州举人赵平安为县学首席教授,并开设农牧饲料课程,为发展农牧之大计助力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好吧,这来的突然了些,的确超越了赵平安的预估。

    这当然挺好的,几乎已经是现在的赵平安所能拥有的最好工作,是真的直接一步到位了。

    磨叽到傍晚仍不能走,吕世杰强留刘蒙和赵平安吃晚饭,导致不胜酒力的赵平安当场喝的酩酊大醉,这才散伙。

    出了县衙。

    始终等着打赌结果的范家兄弟一副死鱼脸,眼睁睁瞧着刘头把赌注的钱,全部交给醉醺醺的小赵。

    可恶,书生又赢了

    然后刘蒙把赵平安背起,直至回到家才放下来,却又见赵平安清醒了

    刘蒙道:“奶奶的,原来你没喝那些酒,是装醉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我喝了,的确有不少酒意,但酩酊大醉还不至于,不是这样才能走么否则指不定让陪着逛窑子,我是无所谓啦,但你肯定被你家悍妻吊起来打。”

    刘蒙果断捂着书生的嘴,先四处看看,又才道:“哥哥有感觉,你知道我会邀功把秘方透露给县尊,所以你故意把秘方给小女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赵平安点头:“没记错的话全国兴办县学且鼓励农牧入学,乃范仲淹相公庆历新政的一个环节。”

    刘蒙道:“这我就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这原本是好事,热门过一阵子,但随着各种政治缘故,自范相公等人被贬后,虽朝廷对新政不提倡,但鼓励兴县学的制度并未废弃,大多只是地方不愿搞而故意荒废,不过愿意搞的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庆历新政的失败导致了,在有志向的知州到任前,许多县学是故意荒废的,譬如咱们县就是。这意味着框架在,但部分编制空出来了,否则能轮得到我来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蒙惊叹道:“写秘方给铃铛前,你考虑了这么多”

    赵平安耸耸肩:“运转脑壳又不要钱,免得生锈。即使吕世杰不给编制,也不损失什么,秘方我多了,你喜欢的话,我明日前两节课必暴击,再给你闺女两个秘方做玩意如何”

    刘蒙赶紧看看四周的黑暗,估摸着又有鬼魂路过了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