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三人行有我师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仍旧留守在大宅外的另外两个公差也来了,簇拥在刘都头周围恭候调遣。

    眼见如此,朱大官人深吸一口气,铁青着脸道:“既是刘头不信任朱某为人,那就去县衙走一遭,交于大人定案。”

    刘蒙挥手道:“你四人送大官人去县衙,须寸步不离,他去茅厕的话,你们也去。”

    那两公差以及范家兄弟道: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待把朱大官人押送出去,刘蒙赶紧把赵平安拉过一边,询问了前后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想了许久,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刘蒙猛挠头道:“奶奶的,平时只是觉得你主意多,讲给我家闺女的故事很有趣,倒是看不出来,你竟是恐怖如斯难道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不通鬼神,不通鬼神,不通鬼神。我真的只是爱观察爱思考,你要有我的智商,且看过三千部以上电影,这些逻辑啊案情啊什么的,以及你这种nc的大抵心态是什么,猜中的几率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刘蒙想了想,指着他鼻子道:“你明显可以通鬼神的,譬如刚刚这番话,定是复述孤魂野鬼的话,否则你自己听听,我大宋人间有你这么说话的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赵平安想了想,难免觉得他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倒是雨停了。

    刘蒙边走边感慨道,“我老刘是个粗人,以往看不起书生。奶奶的,此番真被你小子惊到了,感觉公子真的是胸罗万象”

    赵平安点头道:“不是书生我自夸,相比你们,我的确可以算胸罗万象。”

    刘蒙迟疑少顷不可思议的道:“电影是什么估摸着人间没有,但也和书差不多吧妈的人说学富五车就算文人巅峰,问题五车也没有三千部书啊难道你学了九车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刘头有话就直说,用不着说好话铺垫,这不是你强项。”

    刘蒙道,“我就一闺女,聪明伶俐又有爱心,既已得先生赐号,要不干脆收了她这学生,让她跟着长点学问,将来也不至于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是不可以,但赵平安果断先拒绝:“不好意思,我学问没成,暂不想当人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哼,害怕少了你钱啊”

    果不出所料,根据拒绝一次后就谈到每月一贯半的费用,很可以啦。

    刘蒙又担心的道:“我不懂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,但小先生你这么聪明这么出众,不求倾囊相授么,也一定把我小闺女教的知书达理,至少得表面有点学问,能唬住一般秀才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,书生我真有一肚子学问可以教,这我保证。而且我调教小姑娘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也算是心里安定了些,暂时来说有了个临时工作,收入相对于这时代,也还算可以

    当夜已是很晚,县衙后堂仍亮着灯火。

    晋陵县知县吕世杰手握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在读,实则却等着汇报。

    “县尊”

    差不多时宋押司急步而来。

    吕世杰劈面就问:“朱佳那贼厮可有认罪”

    年过五十的宋押司摇头:“拒不认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个恶绅劣豪,有精道的案情逻辑,还有其夫人作证,他也能”

    吕世杰难掩失望神色。

    但也仅此而已。老在晋陵县的宋押司知道,吕世杰到任已两年有余,算不得初来。但诸如他这种朝廷空降的特派员,又想做点事的话,必然会和乡土豪强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和冲突。

    限于吕世杰在这里的根基,很多时候不是被架空,就是被人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此番朱家庄案子,明知县尉和朱家有较深往来,但既然张县尉先去了现场,哪怕觉得有蹊跷,吕世杰也不方便去了。

    “本县知道去了也看不到什么,张成在场的话一般不会有人对本县说实话,相反招来许多干扰。所以只私下吩咐刘蒙多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看着烛火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宋押司道:“倒也神奇,刘蒙那老粗不知从哪寻来一书生,竟半刻钟不到就把案情理顺。关键是,那书生还利用妇女慌张,激将法使朱佳的夫人说出了真相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道:“可惜即使是这样,现在也属孤证难立,刘蒙暂时找不到朱佳栽赃刘辉的实际证据。还限于建制和章程,死了人的刑案我县只能侦查,最终得上交州衙审理、提刑司监督,这耽搁久了,变数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宋押司见他有些恼火情绪,不敢再接话。

    “真若这样也是没法,自本县来到起,类似这种被蒙于鼓里的事多了,这次好歹知道了谁是坏人,能否定罪其实已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想想又问:“对了,那书生叫什么就是刘蒙找去现场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赵平安。”

    雨下了一整夜,好在正午前就雨过天晴了。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