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可通鬼神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赵平安忽然快语道:“在下注意到,刚刚朱大官人挽来时,夫人肩膀不经意抽搐了一下。那不是哭泣带来的,是被挽肩后的下意识反应。”

    朱夫人不哭了,疑惑又惊讶的半张着嘴巴。

    赵平安接着道:“若是不熟的人模肩,那反应就是对的。但几十年的夫妻间出现这状态就不正常,是夫人对他有防备,甚至是害怕他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区区书生,你根本不了解这家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朱夫人猛的站了起来,呼吸显得越来越急促。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来也来了,我看到了太多异常,就必须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朱小娘子房间有非常重的药香,那在医馆很常见,是用于凝神催眠用的炉香。如此深重的味,代表长期熏陶,说明朱小娘子长期睡眠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本是无忧无虑的如花年纪却失眠该是家庭压力。看夫人伤痛程度,一定是爱护女儿的,于是可不可以这样认为:你都害怕朱大官人,那你女儿更怕,这是她失眠的缘故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”

    朱夫人震惊的看着他,许久才试着道,“难道难道你可通鬼神”

    “小先生的确通鬼神。”

    范二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先发现的。

    赵平安摇头道:“我不通鬼神,只是爱观察爱思考。”

    朱夫人楞了。

    范二则是急的想抓墙,他分明通鬼神却不承认。

    赵平安又道:“廊檐间挂着风铃,那通常出自少女之手,配色是蓝色为主。”

    朱夫人疑惑道:“那的确是小女生前制作,蓝色怎么了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房间里,被褥甚至是帘子也是蓝色。除此之外有缝衣工具,有剩下的蓝布料碎片。之前抓走的那所谓凶手,他恰好穿着一身新的蓝衣。”

    “我,你妾身不明白此番言辞的重点是什么”

    朱夫人哭的很伤心,却下意识错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听到这么多细节,范大也觉得不对了,“先生的意思是朱小娘子喜欢蓝色,自然也会用喜欢的颜色给心爱之人制衣,这是爱人,何以成了凶手,这是疑点,果如刘头说的是冤案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对赵平安五体投地的姿态抱拳:“先生果然神算,短时间看到了这么多容易忽略的细节,算好及时,还没被掩盖。”

    范二却只顾指着赵平安道:“先生还敢否认能通鬼神”

    赵平安不理会他们,对朱夫人步步紧逼道:“我不是差人,不过这相反可以让我放飞想象的大胆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一,即使你不承认我也能看出来,你不但恨朱大官人,还惧怕朱大官人。从你肢体语言反应,你甚至把女儿死去这事怪罪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二,从不可一世的刘头对他的态度,折射了朱大官人的威慑力和霸道。这种人倘若打算用朱小娘子做筹码,与县尉家结亲,就会衍生出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三,从朱小娘子用最喜欢的颜色给他制衣看,会这么做的怀春少女,大概率对父亲的政治联婚强烈抵触。而霸道习惯了的父亲,容易把仇恨转嫁在那凶手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四,从我说小娘子屋里全是蓝色,夫人眼里满是疑惑看,小娘子已被软禁很久,甚至你这做娘的都不能去看望,于是你不知道女儿最近的状态,未能提前察觉她的异常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五,直至女儿死了,我看到你有无尽的悲伤情绪。但刘头表示案情蹊跷时你却毫无期待,这完全不是女儿死了的母亲表现。”

    到此赵平安一字一顿的道:“综上,你女儿该是死于自杀。这样才能解释你悲伤,却对查明真凶毫无期待。因为你知道谁是凶手,于是你的理智不敢反对朱大官人,但肩膀却下意识对他的手进行了反弹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”

    朱夫人瘫软在地上,满是泪光的指着赵平安许久,“难道你真可通鬼神”

    范二跺脚道:“他当然可通鬼神,你们就是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却道:“我并不能通鬼神,夫人千万不要让我和死去的朱小娘子沟通,这种钱我不赚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范二道:“我来这里只是帮忙,至于我的逻辑有无道理,夫人的反应算不算证据,旁听的你等算不算证人,对不起,我对大宋刑侦制度不了解,不关我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朱夫人竟是竭撕抵里的抱着赵平安的脚不让走,说道:“先生说的全对先生分明通鬼神,妾身只求先生说一句,小女现在于地下冷暖怎样,需不需要多烧纸衣需不需要心爱之人下去陪她”

    赵平安大皱眉头,迟疑少顷又微微一笑道,“书生我坚持不承认能通鬼神。但我却真知道她在下面想要什么。”

    朱家夫人楞了一下道:“先生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朱小娘子生前不能自主,现在她希望她的母亲能说出事实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