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那就看看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到底是运气不好,出城不久又下起了雨,来到朱家庄时完全湿透了。

    却见县衙来的人已陆续开始撤离。

    盖住的尸体被抬到板车上先离开,应该是送回县衙让仵作查验。

    还抓住了一个疑似凶手的落魄年轻人,他披头散发的样子被绳索捆了个结实,由差人押着:“快走,你这贼子这次怕是杀头跑不掉,早有人警告过你离朱家小娘子远些的”

    赵平安注视着那嫌疑人离开的方向,不经意的照面,总感觉他的情绪很怪

    这时一辆马车在面前停下,帘子拉开,露出一张中年国字脸。

    “见过县尉大人”

    范家大郎二郎急忙见礼。

    赵平安跟着见礼道:“小生赵平安,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县尉叫张成,除了是正牌官身外,他同时也是本地豪门大族出生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赵平安好大的架子,请了迟迟不来。”

    张成语气透着不满,但声音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大人见谅,只因遇到大雨阻路。”赵平安道。

    “晚了,本官哪来如此多的时间等你。”

    言罢不等回应,县尉大人自顾放下帘子,马车于雨中远去。

    接着听到个粗狂的声音:“奶奶的,怎么现在才来,老子这边有急事求助于你,结果这么晚,现在尸体拉走,现场没了一半,县尉也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身形犹如宝塔的刘蒙刘都头出来了,若把他剃为一光头,配个铲铲拿着,该就是活脱脱的鲁智深造型。

    说起来,那个整天来蹭故事听的小铃铛就是他闺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和他同住一巷子,算是近邻。

    晚间这货喝高了有时会大声嚷嚷,还能听到他被悍妻追着猛打的动静,从巷口打到巷尾。

    “见过刘头。”赵平安道。

    刘蒙面色一冷,相当严肃的道:“好你个赵平安,本都头以公务之名誉对你召见,竟敢迟迟不来,以至误了时限你作何解释”

    素知刘头要面子又非常鲁莽,范大范二不禁担心,生怕这小子把街市节外生枝的事说出,若是私下倒还好,这种当众状态,铁定被几脚撂倒在泥地中。

    赵平安迟疑了一下道:“皆因未准备雨具,在泥地里摔了几次,以至误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

    刘蒙即使不满,也只得用哼声表示此事已处理过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个读书人,对小铃铛也算比较好,不方便太过分。

    范家兄弟松了一口气,感激的看了赵平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即使没了现场,也跟着进来学习下经验,待得县衙有空缺时,本都头才好推荐。否则你这家伙难道打算天天晒太阳倘若这样,试问哪家姑娘敢嫁你这棒槌。”

    刘蒙伸出大手捉着赵平安便往里走。

    赵平安难免有些懵逼,难道是铃铛她小姨妈进言,让帮“不务正业”的隔壁书生找一正经工作

    若进县衙,是倒是也算得这时代的好工作,只不过

    “说点话啊书生,在这需要你个机灵鬼出主意时,你却脸色如此诡异,是何道理”

    刘蒙一边走,又伸手来眼前一晃。

    “额,感谢刘头第一时间想到在下,那就去瞧瞧,尽其所能提供帮助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前世的专业和刑侦完全不相关,但若现在推辞,就真的混不到饭吃了。

    进入庄园后走的很慢,某个时候赵平安停下,仰头看着廊檐上方的一串风铃。

    就以刘蒙所知,这书生鬼主意真的非常多,于是不方便打扰,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见刘头如此,范家兄弟也伸伸舌头噤声。

    “感觉刘头认识那嫌疑人,且关系不错”赵平安忽然问。

    范家兄弟惊诧的相视一眼,寻思这事他又如何得知

    “确定了,他真能通鬼神。”范二郎忍不住补充道。

    刘蒙继续盯着他,暂时不说话。

    赵平安接着道:“县尉大人像是专门听说过我,并且姿态非常防御于是书生我有种感觉,此番县尉持有和刘头相反的意见”

    刘蒙有些惊悚,之前知道这书生聪明,却没想到恐怖如斯

    赵平安根据刘蒙的神态反应,接着道:“考虑到县衙自来重视读书人意见,哪怕说错了也没事。而刘头是县尉的直接下属,粗人说错了容易砸饭碗。于是刘头急着找我来,其实想借我的口,反对县尉此番的观点

    刘蒙把眼睛瞪得犹如铜铃,盯着范家兄弟,像是在说,你这两龟儿子竟敢嚼舌

    范大范二不禁急的摊手。

    刘蒙挠头少顷,又才尴尬的道:“也不是说真的让你反对县尉,而是这事真有蹊跷,你主意多,帮哥哥观察一下,提供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