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暗度蓝山(1/4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每发生战争后,除了容易产生疫病,也会出现无数野兽聚集。

    鲸落万物生!

    如果一只军队算是鲲鹏,大量战死的军士尸体就能养活一个地区的太多飞禽走兽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合格统帅,没人比狄青更知道这漫天的乌鸦、以及吃肉的猛禽朝广州群体飞行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的话,广州应该是大捷了。”

    仍旧处于从河道缓慢行军的途中,狄青忽然得出了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一个属下将领道:“没道理啊,宣帅……如何得出的这结论?”

    也戴着鬼怪面具的狄青道:“江暖鸭先知,现在注意看,分明时节不对,却反常出现了大量南飞的乌鸦和猛禽,这就意味着:那边有弥天的大量腐烂气味,这几乎只有一种解释,是战争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属下们面面相觑,挠破了脑壳还是想不明白,纷纷道:“当时的判断是:广州大概率守不住了。于是宣帅故意缓行军,途中抓紧机会对大军摸底,期望减少指挥上的摩擦。”

    狄青叹息道:“变数在于赵平安部,若那只队伍真的有胆子奇袭广州,就一切都有可能,都能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副将道:“还是不大可能,听说那是会跑的队伍,即使头脑发热也打不赢广州。”

    “打得赢。”

    狄青道:“他们能七战七捷,拖住侬智忠同时还越发壮大,那样的部队不会轻易败。且以那种方式拉扯起来的部队指挥如臂,当时的保守估计,赵平安至少有五千精锐,如果是本帅,有五千精锐,就一定能打赢广州。”

    属下们纷纷道:“可赵平安是个书生,他可不是宣帅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就是呢,至少他行军和逃命上的本领,即使本帅也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狄青这么说后,属下们也不禁纷纷起哄的笑了。

    因狄青戴着面具看不到情绪,只听他道:“别笑,会逃,士气和人数还越来越高的,这也是本领,且是最难练就的本领。有这本领的人,必然有击破广州大军的能力,只看他愿意还是不愿意,敢还是不敢。”

    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。用兵真的不在多,在于将士用命,在于指挥如臂。

    现在相比下来,带三万拥有最华丽装备的捧日军出阵的狄青,却不得不刻意降低行军速度,只求尽量和军中各级将领进行沟通,尽量试探他们各方的深浅和背景,又试探他们的军事意见。

    若不确定能军令通畅,指挥有效,那么狄青宁愿不进广州,宁愿就这么在远离战区的地带,不停的缓行军绕圈。

    这不是懈怠,而是为国朝考虑。

    因为狄青现在比谁都明白一点,一但这三万捧日军战败,除了大量战略级的装备落入侬智高手里外,也是对举国信心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于是自诩为一个合格统帅的狄青,连续对这只军队摸底后,内心里的决策是:宁愿丢掉广州,也不能第一时间把队伍开进战场。

    因为这只队伍,才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隐患所在!

    然而类似赵平安那样起家的,就反过来,那种队伍即使没装备也能打,能指挥如臂,所以赵平安用兵就不存在瓶颈,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只要有五千精锐就能决战广州。且五千仅仅是朝廷的文报,根据赵平安他们的尿性,实际会比五千还多。

    居于这些,狄青最终判断:广州大捷了。

    “宣帅既觉得广州大捷了,那接下来我等怎么应对?”心腹将领们纷纷询问。

    “明修河道,暗度蓝山。”

    狄青想也不想的指着地图道:“留捧日军大部于河道,等待通行,交于副使杨文广节制。另外点一千精骑,跟随本帅自陆路轻装上路。我们从道州以东穿插,走蓝山。若广州真的大捷了,那根据本帅对侬智高部的研究,兴许能于此路线遇到侬智高的逃亡大军,到时随机应变。”

    “宣帅,这太过冒险,即使侬智高于广州折损赵平安部,但主要实力也还在,因为即使是赵平安部,也不大可能杀伤侬智高的大部主力。那我等万不可以一千骑去碰击。”

    属下们纷纷劝说。

    宣抚使狄青叹道:“若赵平安部真于广州大捷,那就可以。且用一千精骑打突击,则本帅认为最稳妥,把握更大。打不赢可以走,可以学习赵平安的机动战法。在捧日军无法全面协调指挥的现在,人少有人少的打法,人越少,越安全。因为本帅毕竟不是赵平安,再次强调,他用兵没有瓶颈,越多越好。但你们扪心自问,现在真能把咱们手里这只捧日军,拉到最前线碰击狗急跳墙的侬智高吗?”

    又道:“这时代的军纪,基本是依靠砍头获得的。但这只部队里的人,不是皇亲就是国戚,本帅可不想过于激进。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事实,就此,这些从西军起就跟随着狄青的老部下们集体沉默了。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