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半刻钟造饭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一场战争的核心,最终打的是总后勤和总量这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即使入广南作战以来七战七捷,力量扩张至此,赵平安也没昏到认为可以一战灭掉侬智高。

    但契机,主动权,士气的分水岭却无需参考总量,应用得当的话,可以通过一次出奇兵来扭转。

    一定程度上,侬智高除了相对于这时代来说算个兵法名家外,他势如破竹的士气也是通过初期的出奇兵大胜而来的,那么只要一直赢,就会一直爽。

    这就是于这个时候,自来稳健的赵平安剑走偏锋,出奇兵于重镇广州的战术考虑。

    是可以不打的,现在不打广州会更稳,再也不会输,胜利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但参考了多重因素后,黄河不止一处决口的现在,赵平安也觉得现在的大宋,太需要一场胜利来稳住心态。

    不需要赢侬智高,只要重创,来个意料之外的“透心凉”,那么两广的心态和士气就能改变。

    广南行营战斗部是赵教员亲自洗脑的队伍,两月多以来转战数千里路,多次和敌军交锋。所以不论加入行营前他们来自哪,时至今日已经算得精锐。

    此番出阵广州,又从七千人中专门挑选出来三千五,就更是精锐中的精锐。

    为数不多的口粮,是从整个行营的妇女孩子手里挤压来的。

    “要决战了吗?”

    “要决战了。”

    记得当时无数排着队送来口粮的人都这么问,登记的军士也这么答。

    转战数千里以来所收集到的最好装备,也一股脑集中在了这只十四个营身上。

    眼下暴雨仍在继续,但行军以有如神助著称的赵平安部已兵至利山,相比前面遥远的征途,广州已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连日以来昼夜行军,真的需要在这里做个暂时修整。

    练兵千日用在一时,广南行营成立以来,赵平安总教大家怎么做能最大程度的深睡,用最短的时间做到有效的休息。

    也总教大家怎么热身后不容易受伤,教大家极限行军运动后怎么拉伸,不容易疲劳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短时间、或者放在个体身上不会太明显,但作为一种令行禁止的军营规则贯彻执行以来,在转战几千里的过程中,整体效果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这基本就是广南行营可以一骑绝尘、数次甩开侬智忠部的缘故。

    也和赵平安不停的洗脑教育,亲民的深入基层宣传分不开。这只队伍信任赵平安,赵平安发话后他们会相互比拼谁做的更多,能发挥出十二成功力。

    和一般化的被命令逼着被动做事,当然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时不会骑马的赵平安,一段时间后能一骑绝尘的缘故。赵平安会和马沟通,到一定的时候,马也会有“愿意抵死跑”和“被逼着跑”的区别。

    “进利山已经两日,要说修整也修整过了,大雨还在持续,你们说相公为什么还不朝广州进兵?”

    前禁军驻泊司都头周诚,因作战有杰出表现,如今已占领指挥使(营长)。

    处于利山的现在,大决战前夕,周诚也很紧张,弄不明白为什么十万火急的现在,赵平安迟迟不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“头,这些别管了,相公他总归是稳健,正在不停的派人侦查踩点,以决定突袭时间和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突袭讲求的是一鼓作气,不用考虑那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只是你觉得而已。你该庆幸相公如此聪明还如此努力,又如此谨慎,否则也没有今天这只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一切但有相公做主。”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,越是大决战之前的修整,大家越是紧张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集合!紧急集合!相公有命,半刻钟造饭,半时辰出兵!”

    这种猝不及防的命令新兵蛋子或许略不适应。但老兵们习以为常了,当时几十人战斗部起家的广南行营,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妈的跑起来!快快,混蛋,你是不是没吃饭!”

    周诚开始轮着皮靴乱踢人,想了想,本来就没吃饭嘛。不过作为一个老粗哪管这许多,也懒得认错,继续扯着嗓子踢人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头,此番咱们会从哪个方向突击?”

    传令兵是周诚的亲戚,凑近询问。

    周诚道:“即使作为军官层,老子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是事实,从来没人知道赵平安的思路,有时候甚至行军途中都会忽然前队变后队。

    在周诚记忆中,第一次过融水后正往柳城运动,走的好好的,却忽然接到后队变前队的逃亡命令。

    有时甚至不知道赵平安是聪明还是运气,那次才调整方向,就被侬智忠从侬智高部临时请来的一个主力军追着。

    要说凶险是真的凶险!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