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开赴战区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赵祯又好奇的问道:“他们是谁的属官?”

    “王安石。”庞籍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赵祯捻着胡须少顷,“原来是他。”

    在赵祯看来,那王安石也是怪异处颇多,在别人口里有点哗众取宠似的矫情。

    但几次亲自面检王安石,赵祯又发现王安石不似矫情,反正就是怪,很“扭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赵祯道:“王安石这人总觉得扭,文彦博最看重他,结果朕允许宰臣推荐官员升职时,他王安石却拒绝了文彦博的抬举,否则其实他历练也差不多了,该入京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真事。

    庞籍清清楚楚,王安石就这德行,要说他矫情,他也真不是狄青式的矫情。

    狄青是受了枢密副使职位,又想标新立异,拒绝洗掉脸上的刺印。才被认为是矫情,遭遇了文彦博等人强烈打压的。

    至于王安石,他除了自身就是文人中的大家,连“升职”都拒绝了。很明显是不愿意做文彦博门生,不愿意政治站队,有他自己独树一帜的政治理念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即使有点让文彦博下不来台,却也能赢得不少关注,显得很清高很有气节。

    “那两书生真的很特别,却原来是王安石的人,那也就不觉得怪了。”

    赵祯关心的道:“前阵子王安石组织粮草进广南,却时值康州沦陷的最黑暗岁月,那两书生就打着寻找王安石的名誉进广南的,现在呢,找到王安石了吗?”

    庞籍赶紧道:“官家莫要操心,他们没找到王安石。但当时王安石不迂腐,得知康州沦陷后就隐秘后退,最终把粮草寄于桂州陈署处,自身早已返回常州处理事务。听说他们于常州搞了农牧新政,正是关键期,这才是王安石没留在广西帮扶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年岁,早没了争雄之心,所以赵祯最头疼听到xx新政。

    但凡一有新政就要改革,改革是什么呢?

    是拿刀砍自己,让自己的核心班底放弃既得利益,这如何是简单能做到的?

    好在此番他们自己埋头搞自己的,没大肆宣扬,没有强迫别人“你必须同意我”。

    加之现在举国注意力都在水灾和战事上,那就还好。

    想定,赵祯道:“两浙路尤其常州,此番于国难中表现突出,朕不想对此干涉了,由他们折腾好了。不论是两浙行营之军事,还是两浙之农牧政务,让他们大的小的,都便宜行事吧。朕信任他们,他们是南方半壁江山政务和军事上的砥柱中流,这时期有他们在,国之幸,民之幸,朕之幸也。”

    哪想到王安石那大愣头青有这等运气?不但政务搞得有板有眼,麾下两个脑壳有坑的小愣头青,却真的以九人从江南起兵,现在已隐然有了决战柳州之实力。

    当然有实力归有实力,最终要看他赵平安敢不敢打?

    现在的大宋,真的太需要一次大的胜利,来唤醒整个国家共赴难关的信心和决心。

    狄青有可能做到,但即使黄河决口的事吓到老高,立即转变政策保举狄青出阵,恐怕最快也要五个月后才能真的参战。

    而赵平安和吕世杰,如果,假设,要是……老庞近乎幻想的觉着,他们若能在今年入冬以前,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,也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“狄帅出阵,狄帅出阵了。”

    黄河决口后,彻底断绝了调遣西军入广参战的念想,也就处于国朝最至暗时刻。

    枢密使高若呐也感心力交瘁,也不去想政治问题,再不想看谁的脸色,打出了所能打的最后一张牌:保举狄青帅捧日军出阵广东。

    但又拖了三日,直至六月七日皇帝赵祯的病才略好些,拖着病体临朝受天子剑,命狄青为两广宣抚使摔捧日军右厢入广作战,以挽救风雨飘摇的社稷。

    街市上人人奔走传说着:戴鬼神面具的狄帅,持天子剑、骑白马自朱雀门出,可惜皇帝不能送行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不是戴面具的人都厉害,听说有个广南行营,那书生也爱戴着面具作战,如今他们七战七捷,快进柳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真有人模仿狄帅,也戴着面具?”

    “兵部职方丞、中书省特遣广南行营副使赵平安,的确是戴面具领军的,听说他还是常州一书生时就爱戴面具。倒也未必是模仿。”

    “狄帅领精锐禁军自汴京出,广南行营的亡命书生二人组近多了,从柳州出,你们猜,他们谁先进广州?”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,狄帅即使路远也会先进广州决战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那两书生厉害是厉害,但整天就会跑,会不会去广州都两说。”

    街市上的百姓在大雨里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不论怎么说,这岌岌可危的现在能听到狄帅出阵,对大多数人的心态来说,算是吃下了定心丸。

    “闪开闪开!拦着干什么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