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太稳健过头啦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到达罗城外围时,远看着一个大户人家内中起火,但外面大门紧闭,里面有不少动静。

    撞开门,果然是小股的南军征粮队在里面洗劫。

    一个嘴巴上咬着匕首、提着裤子,正在追击某少女的贼军领队乍然之下懵了。远远看出去,只见源源不断的宋军部队正在包围罗城。

    即使是侬智忠将军也判断失误了!

    当时分析是赵平安部军力,已扩张到了三千。现在看远不止三千,已壮大到能威胁到侬智忠主力的境地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,你们不是渡河逃亡了吗!”

    这个征粮小队指挥官缓慢后退着。。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假聪明,你们什么时候猜对过哪怕一次?有吗!你们只要对一次,我部走不到今日。”

    又看了看大宅里面的凌乱和血迹,赵平安挥手下令:“包围罗城镇,开始巷战绞杀,此番我们时间会很多,也不接受投降,杀光南军为止。记住今日,这是广南行营的第一次歼灭战!”

    嘟——嘟——

    进攻的号角不断响彻在罗城上空。

    这不是决战也不是大反攻,却是广南行营自起兵以来、第一次不需要逃亡的绞杀战。以十倍之优势兵力,对滞留于罗城的南军小部展开残酷绞杀。

    至深夜,歼灭敌军四百零三人,无一人逃走……

    “庞相,广州告急!”

    秘书郎刘乐急急忙忙进入都堂,“拿下端州后侬智高部有了补给,经过短暂修整,比我们预计的更快进兵,现在先期八千人已至广州城下。预计半月后,围困广州之兵力将达峰值一万七千众。”

    庞籍急忙起身看着军事地图道:“广州危矣!哎,本相知道赵平安之建议有其道理,无奈当前时局,政治上不允许老夫主动说服放弃广州,但反过来,广州知州若临机专断,认为放弃广州有利,并且做了,则本相相反可以在政治上给他扛住。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刘乐又恨恨的道:“于这之前,有大量端州附近难民投奔广州,祈求获得保护,广南行营吕世杰也早就写信给广州知州种简,让他早作打算、早作安排。但种简谨慎过度,害怕难民中有奸细,行使了非常时期难民不得入城之规定,拒绝接纳……”

    庞籍怒斥道:“规定个屁,他种简是舍不得那点粮食,不想为别处的灾民买单!这是咬着规矩的懒政!”

    刘乐低声道:“于是……侬智高大军兵临城下时,乱了起来,发生了踩踏事件,死伤不少。跑的跑,部分没跑的则转身投了侬智高。”

    庞籍久久不语,没法去评价这事。所谓将怂怂一窝,面临同样一场战争,指挥官之不同,结果差别就有这么大,能如何呢?

    “但朝堂不是战场,有些事知道是对的,老夫也不能去做。譬如老夫真的认同赵平安放弃广州之策略,但老夫坚决不能主动去说,即使想说,现在也来不及了,哎,战机稍纵即逝,广州危矣!”

    庞籍又喃喃自语着:“枢密院老高呢,他那边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刘乐拿出另外的文报道:“西府判断准确,预感到侬智高大概率进广州后,高枢密果断发文,派遣英州知州苏缄、提举广东马步军事张忠立即起兵,责令两部参与广州攻防战。”

    庞籍急的跺脚道:“太迟了,高若呐总归不是带兵之人,他根本不知道将领于不利趋势下出兵时的心态,他也不知道各处各部命令转发时的延迟,于是看似路不远,但实际上等英州苏缄,惠州待命的张忠到广州时,最起码一月以后,这还是他们有点良心的情况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刘乐吓一跳:“居然要这么久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之前的两月,赵平安部已经转战了四五千里路。

    庞籍苦笑道:“反正这事没法公开说,但这的确就是我大宋军伍中存在的事实,老夫是带兵的人,但老高不是啊,他的很多决策太过理想化,太过理论化,太过书面化。他真的不知道他所面对的那些个大大小小的军头,是些什么德行和尿性。譬如如果是老夫用兵,即使守不住端州,但老夫也不会随便就把武冈军南安军断送,这就是区别。”

    刘乐道:“那现在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庞籍摇头道:“这老夫真不知道了,西府既于战争状态下做出了决策,老夫真不能插手。老夫只是隐约有不妙预感,若继续压制狄青出阵,要出更大的乱子。”

    刘乐沉默不语,既然老相公这么说,那基本说明广州守不住了,必破于侬智高的屠刀下。

    可悲可叹的是半月前赵平安就建议了撤离。但仍旧限于各种原因,导致无数人围绕在看似守不住的广州流血!

    这不对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精神坚决不能于这时期去否定,于是庞籍无比苍老的样子道:“还有文报吗?”

    刘乐赶紧又道:“赵平安部之前于罗城,打了第一次歼灭战,击杀侬智忠部征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