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最后的骑士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“两,两千多,学生确定没看错。”

    刘乐也觉得不可思议,但无奈文报就是这么写的。

    庞籍半张着嘴巴许久道:“意思是不停战斗,不停逃亡,然而那广南行营的部队却越打越多?”

    秘书郎刘乐还是挠头,“文报就是这样报的,亡命书生二人组的笔迹我晓得,没错。之前的文报也似乎有提及,他们救了不少村寨,还集合了走散及‘战略撤退’下来的各军伍。反正不知怎么回事,没有给养他们就自己找,总能找到。且口碑还不错,民众愿意给他们粮食资助,愿意跟着他们,一但觉得冷,无依无靠的人们就需要抱团取暖,所以处于兵荒马乱的广西地界,他们就越逃亡人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庞籍带兵带的多了,打仗也打的多了,就尼玛没见过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起初是又好气又好笑,但哪晓得这书生愣是活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诡异的在于,和战无不胜的侬智忠有遭遇战的,换一般部队早溃了,但他们五次遭遇战后不但没崩溃,还保存着士气,且人越打越多?

    “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刘乐迟疑着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庞籍道:“会不会什么?”

    刘乐道:“会不会这两愣头青误打误撞的一路去到广州,到广州的时候却有五千人呢?”

    这原本也就不想老相公过度紧张,说点笑话让他放松。

    庞籍却神色古怪了起来,想了一下道:“会不会发生不知,但以老夫多年带兵的经验看,只要他能进广州而不死,就是能用的精锐。若真有五千精锐,不说击败侬智高,但以书生二人组那毫无廉耻又卑鄙下流的章法,就真能成为侬智高的心腹之患,为我两广山河之光复,赢得战略时机。”

    听老相公竟是如此评价他们,刘乐顿时也乐呵了。

    但想了想没错,这种战法不论怎么评价,都是猥琐战法,换在别人身上是逃兵逃将没跑。

    然而这两愣头青不同。他们原本在风景如画的江南大后方,养尊处优。

    结果有天忽然就犯浑了,不知是为情所困导致想不开还是啥的,忽然相约起来擅离职守,跑去广南瞎折腾,还写信给朝廷,弄的有些壮烈的节奏,且事实上他们也救了很多村寨。

    那么这种且战且退的行为,就完全和逃兵牵扯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刘乐又有点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庞籍捻着花白的胡须道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刘乐道:“既然武装力量到了两千多人,恐怕会引起注意,是不是要防高枢密在政治上有动作?”

    庞籍笑道:“你是说高若呐会把武冈军南安军战败的黑锅,强行和两书生牵连?”

    刘乐点头。

    庞籍道:“想多了,高若呐是昏官没跑,但不是坏人。只因才华有限又过于保守,以至多次延误了两广翻盘之战机,导致现在这两愣头青成了南边半壁江山的中流砥柱、短期内唯一的希望。他们是……我两广最后的骑士。”

    刘乐赶紧道:“的确是学生过滤了,但高枢密很可能会把他们揽入枢密院怀里。”

    庞籍想了一下道:“倒是有可能。这样吧,这么久以来算老夫第一次承认‘广南行营’存在。以中书省名誉发文确认,把他们收为中书门下系列(厢军),而非什么两浙转运司系列。由本相正式写状,委任常州晋陵知县吕世杰为‘中书省特遣广南行营使’,委任赵平安为‘中书省特遣广南行营副使’。”

    大宋宰相确有这样的委任权力,俗称便宜行事。

    甚至皇帝要委任某人,都要通过宰相。如果谈不拢,宰相拒不签字,人事任命就过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经常有宰相抗旨、拒绝委任不适合的人,导致皇帝被惹毛后把宰相也开除,换个愿意签字委任的人来。这在大宋是一种常态。

    一定程度上,文彦博就因拒绝委任狄青这样的“小人”而被罢相,当时文彦博说文人是大人,那与之相反的武人就是小人,还说小人算名词,而不是侮辱。

    于是文彦博就被卸任了,换老庞来执掌人事大印。

    当然了,宰相委任是可以委任,最终也反过来需要皇帝确认,才能把“代理”头衔去掉。

    刘乐又补充道:“相公愿意委任,那吕世杰有官身,有进士血统,当然无问题,不会有任何人说三道四。但赵平安仅是举人,没有官身,这么委任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庞籍摆手打断:“哪有许多恐怕,此诚危机存亡之秋,一切手续从简,本相说他有他就有,这便推荐他一官身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当然没问题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到达一定级别,除享受子嗣荫补官职外,于这个时期还有相关规定,譬如各路转运使一级的官员,可视贡献程度每年推举一人升职或加官身。

    至于庞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