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亡命书生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侬智忠终于还是决定停止搜山策略。

    天黑下来的现在,山里到处亮起了火把。

    等到达容洞附近,发现同逻的百人小队已经没有了哪怕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这附近横七竖八,全部是尸体!

    同样的,全都被侮辱性搜括了一遍,浑身光溜溜的。

    副将仔细查看了后,深吸口气道:“将军,看起来,战败直至被杀光,破柳州时以勇猛著称的同逻部,竟连有效防御都没展开过?这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侬智忠没回答,只看着某个方向把拳头握的越来越紧,直至整条手臂开始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副将想了想再道:“卑职有不好的预感,大王和黄军师方面也已定下了东进广州的策略。要不将军,咱们别管这些神鬼莫测的村民了,别管疑似存在的王安石运粮队了,尽快跟上大王的脚步,去拿下广州?”

    侬智忠摇头:“不!我才是更加有不好的预感:这只诡异的村民小队,迟早成为我南军心腹之患。不想办法在这里把他们歼灭,那东进广州之战略必将失败。立即去信大王,再调拨至少一个军于我旗下,老子势必要于这个地区展开大网,捕捉这只小队,否则我南军进展过快,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副将知道将军和黄军师素来不对付,现在为了捕捉这区区“村民小队”,将军却要从本就有限的东进主力中再调拨一个军两千多人来,这恐怕很难解释清楚用途,为此估计和黄师宓的关系会闹的更僵化……

    “庞相,端州沦陷了!正如您意料的,高枢密的战略安排、派军布阵措施整体失策!”

    深夜,秘书郎刘乐急急忙忙走进来。

    仍在都堂值守的宰相庞籍白发苍苍,本就已过花甲之年的他,听闻噩耗后像是又瞬间苍老了几岁。

    刘乐盏灯,然后庞籍起身看着悬挂于都堂的两广区域图出神。

    几日前大朝,枢密使高若呐还信心满满,说是让皇帝放宽心。

    皆因高枢密不听庞籍的,力排众议分别从荆湖南路和江南西路,火速调遣武冈军和南安军驰援广东。

    还把两军五千人合并一起,下重注于端州这个前哨,试图阻止侬智高进广州。

    是倒是被高若呐猜对了,看来侬智高真要进广州,不是烟雾也不是谣传。

    但即使庞籍也没想到,集结五千重兵防守的端州,仅三日就全军溃散,端州宣告沦陷。

    “庞相尽力了,实在是这些蛮人太猛,自广源起兵以来所向无敌。这眼看着刻不容缓,必须立即调遣西军入广作战,否则广州危矣!南方半壁江山危矣!”

    秘书丞刘乐道。

    “本堂何尝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但庞籍没能全部说下去。

    秘书丞刘乐也清楚,皆因政治上压力太大,否则调遣西军入广的提议,早在上月就已经有了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。

    作为直面西夏的久战之地,且是范仲淹、庞籍、韩琦等几任宣抚使苦心经营的边军,真实精锐程度,完全超越养尊处优的禁军上四军。

    狄青就是西军出身,范仲淹的爱将。

    同为当年西军帅臣之一的庞籍,自然也偏爱西军,偏爱狄青。

    于是之前保举狄青出战时,也就顺便有了调遣西军入广作战之战略提议。

    无他,狄青被保守派压制的太严重,若不调西军入广,其余的军队么,即使枢密使老高把南方军系和禁军指挥权拱手交给狄青,狄青也指挥不动人家。

    若不能令行禁止,因威望不足而被各部将阳奉阴违,那便只能断送更多儿郎。

    必须是西军。

    那本身是庞籍嫡系,狄青也出身西军,上下一心指挥如臂,才能击败势如破竹的侬智高。

    把这些想了许久,庞籍喃喃道:“本相得承认当时太沉不住气,太急于施展抱负,急于把临危受命的功劳揽入西军阵营。”

    刘乐记得是这样的,却当即就被枢密使高若呐否了,理由是从陕西调军入广,又慢又远,且万一西夏于这节骨眼犯浑,那时内忧外患,大宋便有倾覆之灭顶危机。

    明知保守派高若呐就是不想让狄青出战,却也没办法,因为他说的有道理。且这说法获得了三司使张方平的支持,还吓坏了皇帝。

    就此大朝的讨论结果:同意了高若呐战略,从荆湖南路和江南路调军驰援。

    “唉,是本相糊涂了,为了节制西府老高,唆使皇帝给了狄青枢密副使,想不到却是反作用,别说唬住南方军系,哪想到保守派立即就如此竭撕抵里,超过一半的御史弹劾狄青。导致自来心性仁慈,不想形成群体意见的皇帝反悔了,暂不让狄青出战。”

    庞籍红着眼睛道:“哪想到压住狄青后,在那些保守派庸才的指挥下,于端州攻防战中,至武冈军和南安军被击溃,五千儿郎啊……如果不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