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出师表2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赵平安也不继续为难他们了,说道:“这盛夏时节,最易发生细菌泛滥,各种寄生虫病防不胜防。没见早在上月,各郎中生意好了起来,庸医开始大肆赚钱骗钱?记住我的话,尤其你们这种公开售卖的地方,一定把水烧开,但凡煮品一定煮透了吃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不禁挠头:“这要耗费多少柴火,柴火太贵了,而且县衙也没相关规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自来脾气超烂的范二郎拍案起身,“赵先生这么说,还他娘就等于县衙规定,信不信明日就会发文?人先生学富五车,可通鬼神,愿意指点你就偷笑吧,他这么说,一定是有道理的。别以为是开玩笑,自己去面壁想想,他哪句话错过?”

    坐在摊子上的诸人面面相视少顷,竟是不约而同的放下了茶碗不喝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有这一幕就够了,赵平安带着范二离开了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信赵平安的大有人在。茶摊老板为了利润有可能听不进去。但茶客只要有条件,不是太计较炭火钱的那些,很可能就信了。

    譬如即使后世,却在那民智未开的时期里,各种错误有害的偏方盛行,各种气功在全国大流行敢信?

    但这是真的,反正这类东西它真的就和黄金一样,相当于空气,无非是形成共识了,也就存在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常州,不仅仅范家兄弟刘都头这类人,就连西门青那类也在不遗余力的吹捧小赵,所以趋势正在形成。

    能听进多少算多少,总会减少寄生虫以及各种不干净带来的疾病率,积德任何时候都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关于这事,还涉及了不小的既得利益群体!

    原本赵平安不想做这么急,想尽量用时间和其他利益去缓冲,但现即将“起兵”,已不能拖了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晨。

    在县学把一段时期内的路线和工作安排妥当,并安排了麾下研究生代课的事宜。

    中午,小铃铛和二丫合力抱着一捆柴火跑来,气喘吁吁的放下:“给您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我规定的体育课不是这样的吧,抱柴火来是为啥?”

    小铃铛道:“现在街市上有传说,不把水烧开喝了会有虫子吃内脏,吓得人人响应,都纷纷去抢购柴火了。仅仅昨日傍晚到现在,已经涨价了五次,小姨娘是凭借着我家爹爹金面,才买到了少许平价柴火储备着,宝儿怕师父不够用,送点过来给师父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赵平安刻意安排的。但真没意料到来的这么快这么猛?

    既然如此,吕世杰也要登门了。

    赵平安摸摸她们的小脑壳:“你们的手都被柴火刺破了。快去,请小姨妈给你们两把手上的刺挑出来,从今天开始起不上课了,放暑假。如果师父回不来,大雱负责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不久后,吕世杰带着几个差人急急忙忙来了。

    “赵平安,本县距离被你害死仅一步之遥了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道:“都说你爱妖言惑众,说什么不好,偏偏于这青黄不接的时期,于街市散布谣言,提倡什么把水烧开了喝?这么热的天气,喝冰水都嫌不爽,你不但让人遭罪,还助推了铺张浪费柴火之风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想了想道,“首先,怎么证明我是妖言惑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吕世杰险些被这书生气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赵平安接着道:“既然无法证明,我身为大宋读书人,县学首席教授,还不能说话表达观点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吕世杰难免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皆因不许读书人说话在大宋是比较严重的问题。反之,即便读书人骂完皇帝骂宰相,那也没多严重。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看来书生无措,既然无错,我就不会认错。关于水烧开才喝的好处,我绝非危言耸听,是有绝对把握的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楞了楞,却还是跺脚:“本县知道你学富八车了,但这不是有不有效的问题。柴火帮的人垄断了市场,如今却借用你的金口疯狂涨价,这无论如何,已上升到和每个人息息相关的民生问题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有利润的地方就有这种事,历朝历代,哪怕一千年后也这德行,你还别不信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道:“本县还不知道自古以来都有啊,关键解决方案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,“这时代里,柴火绝非什么紧俏物资,只要愿意出力出城就能获得。之所以城内供应有限,连我县学用于孵化的成本都一路攀升,皆因柴火帮垄断了供应,据西门青和刘蒙说,潜规则是:不许别人的柴火运进城来卖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迟疑少顷道:“不错,大抵是这样的。为此发生过多次斗殴事件,甚至死过不止一人,只需柴火帮的地痞在城门处靠着晒太阳,基本没人敢运柴进城。柴火帮的幕后首脑不是别人,你都见过了,就是那个侮辱自己女儿尸体的朱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