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这很爽吗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赵平安摆手:“你能学几成?学的形似而神不似就不妙了。想学没问题,你聪明是聪明但年纪废了,让你家子侄想办法来县学,我直接教他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能学到这些?”西门震惊了。

    赵平安微笑道:“不能学的话,书生我还办什么新学?”

    西门青呆滞了,感觉简直是造孽啊!

    遥想当年为了保护秘方,西门可是叫了百十人上阵打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真是不知柴米贵啊。

    这赵平安要是西门家的晚辈,真想把他抓去祖宗牌位处吊起来打死,不待这么糟蹋秘方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只能在思维中那么痛快,但现实很残酷。

    西门只能恭敬并惊为天人的态度失声:“真的,我家子侄能在县学学到这些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。”赵平安满口答应,“不过更具分成不同,有学费上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现实情况是,即使是学生也讲求编制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规渠道、晋陵县户籍的学子,那么依大宋律,是财政补助范畴,免学费,只是需要掏些必要的书籍费。而限于时代生产力,书籍之类的印刷品还是很贵。所以读书的负担暂时也不算轻。

    同时还有所谓的“无学籍借读”,这可以是晋陵县人士,也可以是外县甚至是外州人士。

    针对这个群体,赵平安还好,毕竟怕被天谴。

    但吕世杰真个让人升白旗投降了,他一不怕天谴,二一个,他说他是晋陵知县,对非晋陵户籍人士没有“父母”义务,所以高价狂收学费,且还态度相当粗暴。

    真的,他有些时候被人说是昏官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,借读生的招收还没有正式官宣,仅仅只小范围内部“泄密”,首期名额就全部排满,都被内部认购了。

    甚至名额之间的让渡,被他们炒作到学费的三倍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无奈这在宋朝是合法的,宋朝的东西真个什么都有交易所,包括度牒指标都可以交易你敢信?买下那个度牒证件并剃个光头,就此免税,行走天下都不怕,可以去各处寺庙求职。

    赵平安不敢信也没法,这就是当前的宋律,于是只要有条文,吕世杰就敢批,就敢整。

    只因师资力量及硬件设施等等限制,初期不宜扩张太快,不宜招收太多学生,更不宜引来保守派的太大关注。

    所以吕世杰的要求是吕世杰的要求,那是行政问题。

    但首席教授说了,每年就这么多“学位”,这是学术问题,别拿行政指标来卡书生,别给书生我压力。

    “暗无天日!”

    聊到这,西门这才知道自己后知后觉了,竟是还有编外借读一说。

    却已经被县衙的最核心阶级瓜分完了,西门家都已经算是很有办法的家族,却仍旧于食物链的段位不够,太好的事总是遇不到,无法第一时间掌控。

    西门青是真的慌张了,因为这样一来,用现在的流行语就真的叫做输在起跑线了。

    赶紧慌不择言的问:“除了县尊,还有谁能决定招收借读学子?”

    赵平安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我。”

    西门青这才猛拍自己脑门:“是是是,我都急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又道:“另外你认知有误,决定学位多少的人只有我,没有吕世杰。他的建议仅仅是建议,是否采纳要看我。”

    西门呆了,到此又摸不太准,这两卑鄙无耻奸诈、下流不靠谱又狼狈为奸的狼和狈,到底怎么互动的?

    即使是文庙旁边的那个最有眼界的说书人,也从来没说清楚过,这两个狼狈,到底是谁说了算。

    赵平安忽然问:“对了,你家想不想要个学位?”

    西门青反应了过来,赶紧拱手道:“果然还是先生通情达理,今晚借步翠云楼,我做东,不醉不归,到时咱们详聊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蛮困惑的样子,“是你们不对劲还是我不对劲,总觉得你们把喝醉了当做一件很爽的事,醉了么,连妹子颜值都看不清了好吧?心里还翻江倒海的,到底哪里爽了?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

    西门青想了想摊手,表示没有答案,也从来没人问……

    柳州也沦陷了!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出门采购办货,听到街坊议论纷纷说是柳州最终没有守住。

    差不多有八千军民被杀,听说广南那边已正式进入了兵荒马乱的时节。

    “哎,蛮人侬智高连番大捷,势如破竹一但形成,我朝南方军系又久不经战阵,这下真的就危险了,往后的军伍恐怕会大多溃散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恐怕,是已经开始了,听我一老表说,那边越来越缺粮了,到处是尸体和难逃人群,而逃亡下来的**,也开始出现了抢夺老百姓粮食的情况。”

  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