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西门大官人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可以活下去的。现在你们属于落后生产力,必须淘汰。以后我县学研究所会扩大产能,但我们精力有限,身为公家也不想过度涉足商圈,你懂的,咱们毕竟是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阿福舔舔嘴皮,抱拳道:“先生说的在理,请接着说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暂时我负责技术和生产,你们负责把鸡苗销售到全州。”

    阿福难掩激动的道:“销售完全不是问题,感谢县衙信任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别忙谢,这不是独家。虽然以你们为主,但鸡蛋不放一个篮子。县衙决定销售方面你们占六成,东市西门家占四成。

    阿福和张林对视一眼,显然现在根本没有谈判的筹码。

    而这个份额,已算是在现有基础上略偏向于张家了。于是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赵平安又道:“这毕竟是关乎民生、又是以官府为主体的生意,不能单纯讲求利润。所以需要签署协议进行限价销售。又在限价基础上,你方计提销售费用,我方计提研发和生产费用,之后的利润总和五五分账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阿福和张林双眼冒光,当前情况下这不叫合作,叫送钱好吧?

    吕世杰则是脸颊微微抽搐,不发言。

    这就是老吕躲着赵平安的缘故。当时吕世杰认为自己就能销售的很好,吃下全部利润。

    但赵平安认为,这种全面威胁到西门以及张家饭碗的生意,不说起多大事,但一定会出各种各样的幺蛾子,仅仅应付那些事的精力和成本,也不是小数。

    当前正处于把总量做大的关键时期,而研究怎么分配,通常是快增长断结束后才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阿福抱拳道:“请问赵先生,限价多少售卖?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以今日市价的三分之一售卖。”

    这次吕世杰,阿福,张林一起面颊猛抽搐。

    的确有点无奈,赵平安也很想定二分之一,但真的害怕老天搞鬼,呼啦一下,醒来去个更恶劣的地方岂不是废了?

    阿福当即把算盘摆开拨动着道:“县学成本,现在看约莫是我们七分之一。参考三分之一售价,又是你我两方五五分账利润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里阿福苦笑道:“基本上也就是说,我张家分享到的利润总量,只比现在略高一些?”

    赵平安微笑道:“我相信能量守恒。不属于你能力范围的利润和财富,迟早会被修正。现在你没被修正还略有增加,唯其两点,一是书生我愿意分享。二,书生我把炊饼做大了,即使你不是真传是空花盆孩子,也有饭吃,但前提是不能添乱。”

    但凡没听过那故事的人,以为他在说鬼话。

    王雱则心悦诚服的道:“没错,从常理说,县衙若要吃进这么多利润,你们这些奸商不但再也没利润,还要把以前赚的亏出来填补,这是物竞天择式的修正。但这次你们没吐,还收益增加,只因师父神乎其技的把饼变大了。县衙并没剥夺你们的利润,县衙的利润,来自于师父的研究和贡献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拍桌子强调:“都不要忘记,这书生是我发现的,我启用的,县衙此番挣的钱,是我吕世杰的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县尊英明!”

    既然吕世杰脸皮这么厚,所有人只有奉承他一下了。

    旁观的伙计们蛮困惑的,这么一昏官,他到底是怎么做成这些事的?

    张林又迟疑着道:“我张家聘用了好多长工,都是多年老兄弟,若我家不事生产,他们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吕世杰道:“本县买断你的长工合约,那些技术工人和其经验,一个也跑不掉,全部被县衙买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林和阿福略一迟疑后点头,“这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县尊英明啊!”

    刚刚觉得吕世杰是昏官的长工伙计们这次声音很大,觉得老吕还是挺好的。

    因为猪也知道,都是同一工种的情况下,给官府干活肯定比给张家干活好。就算是钱少些,方方面面也省心的多。

    到此也算是把大方向谈好,剩下的枝节由下面的人商量,再有专门在县里负责合约地契的押司跟踪签署就可以……

    回到县衙。

    吕世杰相当沮丧,一屁股坐下去后再也懒得起来,直至晚间都在诅咒某人。

    老宋算是服了,能把县尊欺负到这步,他仍在忍而不爆的,唯其赵平安也。

    说白了这场“营养新政”中,风口浪尖的西门家和张家,现在也该是吕世杰的心情。这全都能忍受的局面,无他,书生取得了三方面共识,且真的把饼做大了,都有吃的,都有增加。

    共识就是:赵平安越来越神奇,新学已不可阻挡,能让大家一起吃。

    否则以老宋几十年在晋陵县中枢做事的经验看,真要出点什么事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