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 教科书是骗鬼的(1/2)

作品:《宰执北宋

    这点钱看着要用车拉,其实也没多少,折算购买力的话,也就等于后世的五十多万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作为首期的启动资金还差点,但也差的不多了。

    想必有了这些垫底后,再去找吕世杰,就容易谈一些。

    小铃铛忽然抱着赵平安的大腿撒娇:“宝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赵平安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小铃铛道:“师父要把这些钱制作成饲料?”

    赵平安道:“我的确要用这笔集资扩张官办农场,所以的确可以这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最近二丫听铃铛姐讲了不少故事,会举一反三了,拍手叫好:“真厉害,师父肯定有只会下金蛋的大鹅,既然下金蛋,估计它要吃铜钱。譬如我娘用大米喂进去,炼化为更高级的鸡蛋掉出来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倒!”

    王雱做喷出口老血的姿态,倒在了老廖身上。两位小师妹真是好有想象力呢。

    二丫道:“现在该叫老廖叔扛钱去喂鸡了吧?”

    老廖瀑布汗的样子道:“还是叫个牛车更靠谱吧?我有一熟人,价格便宜又可靠,就在北门街做拉车的营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北门街,我去叫。”

    小铃铛跑跑跳跳的去了,但架不住刚下过雨,湿漉漉的青石板路比较滑。

    念叨着“我跳,我跳跳跳”的小铃铛终于还是一小只的模样扑街了,顿时哭着喊:“师父,呜呜,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让人无语的是,她并不是第一次在那地方摔跤了,不过往日她是哭着喊小姨娘,现在基本是只喊赵平安。

    “娃娃你可以的,站起来,自己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赵平安不直接扶她,在旁边用志玲导航的语气呐喊着给予鼓励。

    然而没什么用,小姑娘继续扑街于湿漉漉的青石板路上,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果然教科书都是骗鬼的!”

    最终赵平安和她爹一样惯着,抱起来给个糖果哄哄拉倒算了。

    立竿见影,小铃铛继续哼着儿歌去喊车了……

    宋押司火急火燎的进入县衙后堂道,“依照县尊的吩咐,卑职关注着赵平安动向,前几日他不知怎的,明目张胆的用牛车拉了整整一车钱,大肆采购棉麻,木材,还找王铁匠定制了不少古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吕世杰楞了楞,“都拉哪去了?”

    宋押司道:“全在县学内,听说为了赶时间,他都不想通过县衙叫人服役,而是花钱从外面请了手脚麻利的专业泥瓦匠、以及不少木工,忙碌了这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个龟儿赵平安,也不知他从哪弄到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吕世杰显得有些沉不住气了,起身走来走去的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说赵平安能做事这毫无疑问,乃是大家的共识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吕世杰都觉得自己最有眼光,最先发现了赵平安,也最先重用了赵平安。

    唯独就是此番价格谈不拢,哪想到他小子却来了个自谋资金和出路?

    “他忘记了谁是他的恩人了,有好营生也不带着本县?”

    吕世杰真的顾不上拿架子,急急忙忙的去了县学……

    许久不来,县学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实验鸡研究所也折腾出了一定的雏形。

    专门整理了一个堂屋,内中窗口封闭,又以大量棉麻布置在墙壁和地板上,即使是天花板也有。

    此外这个别院的天井里,还放着两造型奇怪的箱子。

    吕世杰凑过去瞧瞧,看不怎么懂。好神奇的设计,外部木材,内里棉麻。但箱子底部像锅一般,是铁制的。

    另外箱子内部犹如阁楼,好几层,其中的架子也是铁质的。

    吕世杰惊奇的道:“这却是为何?”

    赵平安一边记录,一边对工匠提要求进行着最后调整,草草对吕世杰道:“县尊,几句话也说不清楚,你耐心留着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在意本县在这里看?”

    吕世杰觉得这厮好神奇啊,在大宋刺探别家的秘方是大忌。若是换个时候,吕世杰还能以权唬人。

    但今时不同往日,这书生得到了知州相公关注,已不是谁都能揉捏的人。说难听点,现在的赵平安即使要用公家的县学地盘和资源做自己生意,吕世杰也拿他没办法的。

    譬如县里的其他权贵豪强,何尝不是这样?

    哪想到书生仍旧记着“知遇之恩”,愿意让人看,吕世杰暗自兴奋,果然来对了,做人还是脸皮厚些才好。

    譬如当时若不是用脸皮撑着,不就没这书生的秘方了?

    差不多了,赵平安又问一个来帮忙的学子,“定制的炉子送来了吗?”

    那学子道:“应该快了,说好了是今天的。”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